返回

旧衬衫一穿三十多年 助寒门倾囊四百余万

千锤百炼造就巨匠至柔至刚

□楚天都市报记者宋克顺乐毅通讯员王潇潇柏佳曼付蕾
2017年03月20日 科学巨匠



  ▲崔崑和夫人朱慧楠结婚照   ◆崔崑院士在工作中 均为本人供图

  科研惟诚,他从不挂名拿钱;八十大寿,他悄悄退回学生送来的贺礼。
  在党的纪律与个人名利面前,他淡泊一生,始终保持坚定不移的刚性。
  在困难群体面前,他倾其所有,表现出超乎常人的大爱情怀。
  崔崑一生简朴,一件衬衫穿了30多年,近年来却累计捐款400余万元,资助贫困学生和身边人。
  千锤百炼,刚柔并济。他,俨然一块至柔至刚的特殊钢。

  〉〉〉淡泊名利 不做挂名拿钱的事

  “搞科学研究的人,要遵守科学道德。而维护科学尊严,贵在诚信自律。”接受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时,一直沉稳平静的崔崑院士,语调变得高亢起来。
  他认为,讲科学道德,要有严谨的工作作风。对于自己发表的每一篇文章,他都会认真负责。他带的一些博士生,有的是从其他单位转过来的,他们发表有关过去工作的论文时,有时会将他的名字带上。崔崑发现后,就严肃地说:“我又没有参加这个项目,你们这样做,是给我帮倒忙。”
  讲科学道德,贵在淡泊名利。有一次,崔崑在负责一个课题的研究过程中,临时接到上级安排的新任务,他便将课题交给别的老师去做。成果出来后,他也坚持不挂名。项目组得了奖金,大家根据贡献大小协商分配,从来没有因为这一问题发生争执。他说,不做实事,就不要挂名拿钱。
  争取到项目与资金后,崔崑从不主张吃独食。他总是团结大家,建设公用的科研平台,从而更快更好地推进学科的发展。他说,现在有一种不好的现象,一两个人带着几个学生搞“小作坊”,只顾完善自己的小实验室,胸无大格局,很难做出大成果。

  〉〉〉两袖清风 特快专递退回礼品

  1956年,时年31岁的崔崑光荣入党。半个多世纪以来,他始终牢记自己的党员身份,克己奉公,一尘不染,两袖清风。
  对话中,崔崑院士谈到几件往事,语调淡淡而表情严肃。
  上世纪80年代后,人情往来风气渐涨。崔崑经常告诫身边的同志,要注意廉洁自律,要坚持从小事做起。他1997年当选院士,找他办事的人也多了,为避免别人送礼,他总是约来访者到办公室面谈。一次,有人到他的办公室与他讨论一些问题,走时留下一袋资料。他带回家一看,里面有一件贵重礼品,当即用特快专递给送礼人寄了回去。
  2005年7月,崔崑院士八十大寿,学生集资2000元,为他定制了一尊刻着“寿”字的金属鼎。为了不拂学生美意,他当时勉强收下,几天后悄悄抱着鼎上交给学院。他说,这虽然是学生的一片心意,但他不收礼的原则不能破。
  2013年,崔崑的专著出版后,学院准备出资购买一些用于宣传和推介,赠送给相关单位。他婉言谢绝:“要赠书是件好事,但不能用公家的钱。我跟出版社商量一下,请他们优惠一点,我自己出钱买。”后来,他坚持个人出资3.9万元,购买了130套书送人。

  〉〉〉大爱柔情 全部积蓄捐助学子

  2013年12月,华中科技大学“勤奋励志助学金”首次颁奖,28名品学兼优的家庭贫困学生,人均获助8000元。在颁奖仪式上,时年88岁的崔崑院士殷切寄语:大学是人生中最珍贵的一段时间,一个人要想取得一点成就,首先要勤奋,同时要有奋斗目标,学有所成,报效祖国。
  这一助学金,是由崔崑院士和夫人朱慧楠教授捐资设立的。谈起初衷,他谦虚地表示,自己是受到了著名作家杨绛的启示。2001年,杨绛女士将她与先生钱钟书的全部稿费及版税,捐赠给母校清华大学,设立奖学金,以帮助、鼓励家庭经济困难的优秀大学生努力学习、成才报国。
  崔崑说,他年轻求学时,恰逢战乱年代,饱尝贫困滋味。现在自己年岁大了,用不了多少钱,可是学校里的不少寒门子弟,连每月的生活费都支付不起。2013年,他与夫人一商量,决定将全部积蓄捐给学校基金会,成立“勤奋励志助学金”。从那时起至今年,他们共捐资420万元,只留下部分工资用作生活费。这笔钱,预计可资助贫困学生500多人次。
  2016年6月,崔崑院士和夫人朱慧楠还向学校捐赠了一辆崭新的上海大众帕萨特轿车,价值20万元。谈及此事,他笑着说,学校为了方便老同志,此前专门开通了应急服务专车,“我看这个措施很受老同志们欢迎,所以就再尽一点绵薄之力。”

  〉〉〉生活简朴 一件衬衣穿30多年

  三月的华中科技大学,春意盎然,树木掩映下的院士楼,分外静谧。崔崑院士的家在二楼。记者环顾客厅,一套略显陈旧的沙发、一台国产海信牌电视机,看上去都有些年头;墙角立着一个小陈设柜,里面摆放着各种奖杯和获奖证书。
  同行的华科大材料学院副院长袁新华说,有一年正月初一,他们到崔老家拜年,不经意看到他穿着的衬衣领口破了,就说:“大过年的,您怎么穿着一件旧衣服?”崔崑笑着说:“还能穿,扔了可惜。没关系,家里有新的,出门时再换一下。”
  记者问:“崔老,这件衬衣现在还穿吗?”他点点头说,这件衬衣是他30多年前买的,现在还经常穿。
  生活简朴的崔崑院士,从不为个人的事劳烦学生。“我和他们是教育、学术上的关系,不能让学生给我打杂。”他说,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是他一直坚持的原则。平时,大小家务活基本上都是他和夫人自己动手。每有学生到他家中要帮忙干活,他都会婉拒,“这些事情我们做得来,你们现在最重要的是学习。”
  访谈中,他的夫人朱慧楠静静地坐在一边,含笑听着我们的谈话。她是华中科技大学化学与化工学院教授,也是崔崑院士生活上的贤内助、学术上的好帮手。夫妻俩把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他们每天吃食堂,孩子也只要了一个。因为太忙,他们很少陪唯一的女儿玩。女儿8岁时,他们才第一次带孩子到汉口。为了工作,他们欠孩子的太多了。
  巨匠风范,至柔至刚。2016年6月,中共湖北省委授予崔崑全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他感言:“对于一名曾经在党旗下做出承诺的共产党员来说,不会有比优秀共产党员更崇高的荣誉。这份荣誉的获得,离不开党的培养和教育。荣誉不是属于个人的,因为一个人的力量很渺小,只有在党的领导下,和同志们齐心协力努力工作,才能施展自己的聪明才智。”
  荣誉面前,崔崑从来都是一位头脑清醒的智者。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