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华科大举行崔崑院士事迹座谈会 老中青三代学人热议“钢铁院士”

将平凡做到极致就是伟大

2017年03月23日 科学巨匠


  座谈会现场 楚天都市报记者刘中灿摄

  楚天都市报讯(记者乐毅 宋效忠通讯员王潇潇)千锤百炼始成钢,砥砺前行又一春。昨日,华中科技大学为92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该校材料学院教授崔崑举行先进事迹座谈会,华科党委书记路钢、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德群,以及崔崑的老同事、当年的学生以及在校生共20余人与会。老中青三代华科人共同回顾、畅谈这位为祖国钢铁事业做出巨大贡献的“钢铁院士”的一生,深入学习他热忱报国、忠诚爱党、无私奉献的精神。新华社、中国教育报、湖北电视台以及湖北日报、楚天金报等媒体也前去采访。
  崔崑院士一生致力于模具钢的研发,他先后承担国家和省部级科研项目近20项,获得省部级以上科技奖励15项,其中国家发明奖二、三、四等奖各1项。
  在研究之外,崔崑还创下了多个 第一:撰写的《钢铁材料、组织与性能》一书,是我国第一部钢的“百科全书”; 为华中工学院(华中科技大学前身)创立了金属材料及热处理专业; 为华科培养出第一个博士生……
  他硕果累累却淡泊一生,从不挂名拿钱;他为人宽厚,从来没跟任何人发生过争执;他一生简朴而富有爱心,一件衬衣穿了30多年,却将全部积蓄400多万元用来资助他人; 他党性坚定,11年来每次都提前打电话催人来收他的党费。他,俨然一块至柔至刚的“特殊钢”。
  3月20日,楚天都市报推出系列报道《科学巨匠百炼成钢》,聚焦这位“钢铁院士”,连续3天报道崔崑院士的先进事迹和高尚品德,引发了社会各界强烈反响。
  “这几天我阅读楚天都市报关于崔崑院士的报道,深受感动,感慨良多。”座谈会上,华科党委书记路钢评价崔崑院士时说:“崔崑院士是个平凡的人,单看崔老做的每一件事,我们每个人努努力或许可以做到,但他这样做了六七十年,将平凡做到了极致,就成为了一个伟大的人。”
  大师与小事
□楚天都市报记者乐毅宋效忠通讯员王潇潇
  座谈会上,与会者讲述了一些发生在崔崑院士身上的小事。在这些小事的映衬下,崔老更显大师风范。

  92岁的他有个72岁的院士粉丝

  “我是崔老的粉丝。我要将一些个人目标向崔老看齐,他说要活到100岁,我也要努力!”座谈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现年72岁的华科材料学院教授李德群的开场白,至真至诚。
  这位鹤发童颜的老者坦言,自己的人生之路深受崔崑影响。“当年我喊他崔院士,他不高兴,让我喊他崔老师;现在我当了院士,也不喜欢别人喊我李院士,叫李老师我才开心。”
  李德群透露,两人私交甚好:“我比崔老年轻20岁,我常跟他说‘您有事吩咐一声’,但这声吩咐还一直没盼来。”有一次崔崑生病,李德群事后得知还抱怨崔老没告知他。
  对此,华科材料学院党委书记史玉升也深有同感。“院里有规定,像崔老这样的老同志,如果有需要,可以随时寻求院里帮忙,但是崔老80多岁时还自己买家具,也不愿给别人添麻烦。”

  一道让学生50多年难忘的考题

  华科材料学院74岁的教授周凤云,是崔崑的学生。她本科毕业至今已整整52年了,但仍忘不了崔老在她大四时布置的一道期末开卷考题——试论碳化物在钢中的作用。
  周凤云说,这道题没有标准答案,得融会贯通所有知识才能解答。而在当时,开卷考试很少见,像这类极具开放思维的考试更是不多见。“当年崔老师就有教学改革的思想,出的题启迪学生思维。”
  作为华科的第一位博士生,华科计算机学院教授谢长生用“尽心尽责”四个字,来概括崔崑对待科研和教书育人的态度。“1978年国务院批准了第一批博士生导师,崔老师就是其中之一。那时候什么都还在摸索时期,崔老师带着我们做国家项目,在实践中学习。”谢长生说。

  自掏腰包设立贫困教师互助金

  华科材料学院原党委书记郑恩焰记忆犹新的,是崔院士自掏腰包为困难家庭老师设立的互助基金。“上世纪80年代,有不少老师家庭困难,崔老师就拿出个人奖金,在院里设困难互助基金。谁家困难急用钱,就可以从这个基金里取用,手头宽松时再补上即可。”郑恩焰说,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因大家收入普遍提高,这个互助基金才取消。
  曾管理过互助基金的张杰老师介绍,这笔钱当时解决了很多老师的燃眉之急。“要是没有这笔钱,一些困难老师家里可能就揭不开锅了。”
  华科原党委副书记梅世炎也透露,上世纪80年代,他家里孩子多负担重,常得到崔老的接济:“他时不时给我们送一些衣物、食品,至今我都铭记在心。”

  年轻博导受感召愿出资参与助学

  现年36岁的博士生导师徐鸣教授说,她见过一些和崔老一样的大家,但能像崔老夫妇那样,在各自研究领域成果斐然,且一辈子没拌过嘴的科研伉俪,很少见。“他们的生活智慧和高尚的情操让我感佩万分。”徐鸣也当场表态:“我愿拿出部分收入,注入到崔老夫妇为贫困学子设立的助学金中。”
  2015级本科生苑博洋,决定用实际行动回报崔老对学子的爱。“我们学院有个学生志愿者组织,今后,我们将和崔老结对,上门为他们提供服务。”苑博洋说。

  八十高龄还在尽责选才

  提起崔院士,武汉市科协巡视员张太玲赞叹不已:“他对我们的工作很支持,在80岁至85岁期间,曾4次参加武汉市科协等单位共同组织的优秀科技人才评选,为年轻人成长付出了心血,表现出了高尚的品德。”
  2005年,崔院士80岁时,担任武汉市第二届科技新秀评选活动的评委。2008年,他还出任武汉市首届青年科技奖的评委。2007年、2010年,崔院士欣然担任武汉市首届和第二届优秀科技工作者奖评选活动的评委。
  每次评选武汉市优秀科技工作者奖和青年科技奖,需从众多候选人中评出20人,崔院士非常严谨、认真、公道,一个一个地比较、遴选,为青年拔尖科技人才选拔付出了心血。

  为早回岗位调快输液器

  本报这组系列报道,在网上也引起了广泛关注,众网友对这位“钢铁院士”赞佩有加。
  网友“pigei”:崔崑院士与朱慧楠教授是令人敬仰的模范夫妇,德高望重,平易近人!两老爱好也十分广泛,华工舞会崔老必到,朱老也是华工合唱团主力。他们对待普通学生十分和善,见到晚辈问候,必定站立回话。向两位老师致敬!
  网友“NNZ”:前年12月我在校医院住院,刚好和崔老同住一间病房。护士让老先生躺着打点滴,老先生非要坐着打,因为坐着可以看看书。老先生悄悄把输液器的流速调到最大,护士怨老先生不听安排,也是担心老先生的血管受不了,老先生说只是想早点回去做实验。几天后,学院院长来看望老先生时,我才知道,坐在隔壁角落里安安静静看书的老爷子居然是院士,敬佩。
回顶部